更多>>方志动态

险象环生的隆安剿匪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07-04 17:41:00   | 来源:隆安县志办
 剿匪战斗
  1950年春,隆安县潜伏下来的一些国民党军官、政客,勾结地主恶霸,纠集流氓惯匪,威胁利诱群众,组织土匪武装。5月后,以周竑、任敏、李先华为首的县内三大股匪公开进行反革命暴乱。9月后,四邻县份开展全面剿匪,在“反共救国军陆军第一方面军副司令兼广西省主席”雷哨空的策划下,以镇结县龙祺、农廷宝和万承县黄全色为首的县外股匪挤进隆安,使全县土匪增到9000人,最多时达1万余人。全县5个区17个乡155个行政村(街),除县城、雁江、丁当3个据点10个村街外,其余全部为匪占据,是广西的重匪患县之一。
国民党残匪组织反革命武装暴乱,妄图颠覆新生人民政权,恢复他们失去的天堂。他们制造反革命舆论,盅惑人心;抢走国家粮食;攻打区乡政府,杀害革命干部;打家劫舍,奸淫掳掠,迫害善良百姓。土匪阴险毒辣,手段残忍。
  为根除匪患,中共隆安县委会及县人民政府,组织广大干部群众,配合人民解放军,认真执行上级有关清剿土匪的方针政策,采取镇压匪首恶霸、重点进剿及全面清剿等步骤,经过一年半的艰苦斗争,终于清除了全县的严重匪患,进一步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推动了经济建设的发展。
全县清剿土匪,分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1950年2月至1950年6月,主要是镇压恶霸匪首,稳定社会局势。
解放之初,在执行对待反革命的政策上,存有宽大无边的偏向。周竑、任敏、李先华等县内国民党军政人员,获得喘息的机会并串通一气,秘密组织反动武装,阴谋进行反革命暴乱。1950年5月15日,四区丁当乡发生4名乡村干部被土匪杀害事件,为隆安县土匪公开武装暴乱之始。对此,县党委和县人民政府审时度势,及时采取了对策。于5月21日在南圩召开了万人大会,公开审判和处决了血债累累的恶霸匪首王晓东,藉以稳住社会局势。
第二阶段:1950年7月至12月,主要是重点进剿,坚守据点,争取时机,转入全面清剿。
1950年7月后,外县潜入隆安县活动的匪纵队司令以上的有庞威清、王镇华、韦高振、邓少侠、梁代崇、苏伯强、黄仲华、蒙俊等9人;支队司令以上的有黎民强、张彩明、黎明芝、梁超武、龙祺、张瑜、黄全色、农廷宝等22人。县内的土匪则更为猖狂,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全县中心学校被迫停课,各区乡人民政府撤到县城、雁江、丁当3个据点上。在匪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下,县党政领导干部率领县大队、区中队及民兵基干队,配合人民解放军四一、四二大队,重点进剿,坚守据点,争取时机,以进行全面彻底清剿。这一阶段,军民联合打了几个漂亮的剿匪战斗。
奔袭百朝任敏匪部巢穴1950年11月10日凌晨,人民解放军武鸣军分区四二大队七九二连联合县大队、民兵基干队共300多人,从县城出发,兵分三路袭击百朝圩的任敏匪部。左路经三宝村龙闹屯上联伍村内乐屯,迂回谷,击匪之背;右路越四兴村出渌秀屯,直奔桥宅,打匪右翼;中路沿公路直上迪圩屯,正面攻击匪总部。三路军约定是日凌晨5时30分各到达预定地点,同时发起攻击。左路军首先到达谷,被匪哨兵发现,匪先问口令,解放军一战士冲上将其逮住,匪哨兵力气大,挣开逃跑,边逃边开枪,解放军亦即开枪还击,打死了三名匪哨兵。左路军与匪交火约10分钟后,右、中两路亦赶到,直捣匪巢。经过半个小时的战斗,匪全溃。打死匪徒30余人,活捉匪支队副司令甘永昭等145人,缴获长短枪100多支,匪支队司令任敏逃脱。解放军、县大队和民兵无一伤亡。
南圩围歼战1950年11月29日(农历十月二十日)下午2时许,雷哨空、周竑、李先华、任敏等股匪2000余人,围攻驻南圩的第一区公所。土匪将南圩街四面包围,用机枪、步枪猛烈进攻,叫喊什么”交枪不杀”。区干部、区中队、武工队及民兵基干队等100多人沉着应战。至晚9时,土匪仍攻不下,乃在街的东、西、南三面纵火烧毁民房(共190多间),妄图威迫区干部、战士冲出据点而一举消灭。区委领导刘恩春等识破了土匪的诡计,一面鼓励大家坚守抵抗,一面派出干部林发奎和武工队员韦天汉、陆福寿等3人,趁黑夜抄小路突出土匪包围圈,前往县城向县委急报求援。翌日上午11时,解放军四二大队赶到,将匪击溃,毙匪11名。当晚,区公所人员撤到县城。
一区公所撤离后,土匪以为得胜,立即调令宋邦隆匪部300多人进驻新南街。12月2日凌晨,解放军四一大队会同县大队、武工队共300多人,分三路围歼盘踞新南街的土匪,战至下午4时,毙匪20多人,俘匪60多人,缴获轻机枪1挺、长短枪80多支。余匪溃散。
围歼林秀桐匪部之战1950年11月29日,解放军四二大队一个连和第四区中队、民兵基干队共300多人。天黑时从丁当出发,星夜急行军,围歼盘踞大林村的林秀桐匪部。
解放军等到达大林村时,已是30日凌晨3点时分。他们兵分四路,一是封锁大林东安、兴阳之路口;二是控制大林往黄羌渡的路口;三是卡住大林往旺中之路口;四是把住大林通向龙床的路口。当夜冷雨霏霏,寒气袭人。部署完毕时,东方已吐白,但村里还是静悄悄的,有的战士怀疑是土匪跑光了。
天将拂晓,村里有几个妇女到村外挑水,看见往兴阳的路上有解放军在走动,回去便呼叫:“村外来了解放军!”消息顿时传开,惊破了土匪的美梦,村里吹起了紧急集合号声。他们意识到已被解放军包围,便向往兴阳和旺中两个方向冲击,妄图夺路逃跑。此时,预伏于这两路的解放军和民兵一齐开火,打死了一批匪徒。土匪见到突围不了,便以炮楼为据点,用机枪往村外射击,负隅顽抗。解放军用六○迫击炮还击,摧毁了炮楼,土匪更加慌乱,有的亡命奔逃,有的窜入民家躲藏。解放军、区中队等战斗40分钟后,又进村搜索五六小时,共毙匪40人,俘匪166人。解放军牺牲3名,负伤2名。
第三阶段:1951年1月至4月,主要是军民合作,全面清剿土匪。彻底根除匪患。
1951年3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二一九师六五五和六五六两个团,约2000余人,分别从左县和同正县开拔,到达乔建圩会师,协助隆安县全面剿匪。县大队、武工队、各区中队及民兵基干队共1000多人,配合大军行动。为了统一领导,成立了县剿匪工作委员会,各区分别成立分会,两级党委书记和部队首长均挂帅出马。县剿匪工委指挥机构从县城搬到重匪患区的乔建区办公,指挥全县全面剿匪工作。
解放军剿匪部队压境,各股匪立即化整为零,窜入山区山洞潜伏隐蔽,并收缴其动摇之匪徒枪支,遣散他们回乡,借以缩小打击目标。由于匪首狡滑,大军进剿10天,只抓获一些土匪小头目及匪徒1000多人。
3月14日,南宁专区专员冯寿天亲临隆安县指挥剿匪工作。18日,除解放乡和敏阳乡外的15个乡126个行政村,均以乡为单位集中群众到乡政府所在地食宿,实行全面戒严,做到路断行人,村寨断炊,给土匪堵塞了耳目,切断了供给,历时半个月。对集中到乡府的群众,反复宣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立功受奖”等党的剿匪政策;讲清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为贫苦农民谋翻身解放的道理,揭露国民党政府及土匪恶霸残害人民的罪行;发现和培养贫雇农积极分子及被土匪残害的苦主,对他们进行阶级教育。在提高思想觉悟的基础上,15个乡共组织812个贫雇农小组,成员6748人,并选出农民代表499人。尔后,他们协助解放军和人民政府,动员土匪自新,检举、搜捕、打击匪首,等等。
3月27日开始,全县有16个乡132个行政村发动男女群众共2万多人,配合剿匪大军,进行大搜山。中小学校师生也踊跃参加宣传队,写标语,跳秧歌舞,讲解剿匪政策,宣传剿匪斗争中的先进事迹。鼓舞了群众,震慑了土匪。此后,众多的土匪成批地前来登记自新,顽固的匪首则一个个地被抓获或击毙。
擒获匪首雷哨空剿匪大军入境后,土匪就化整为零。匪首雷哨空则率其部分亲信单独行动,将其余部属分散到各区去,企图制假目标、假线索,分散剿匪视线,掩护自己。在李先华的指点下,雷哨空带其亲信匪徒窜到右江南岸的下邓村附近一个山洞潜伏:一企图伺机搭船外逃;二企图越过右江北岸的小林山区逃窜。但由于剿匪部队戒备森严,广大群众全面搜索山洞和封锁,无法越逃。3月24日,解放军六五五团一营机炮连戒严时发现了雷的踪迹,立即包围其所在的山洞,要其缴械投降。雷哨空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带头举手出洞投降。此役,擒获雷哨空以下23人归案,缴获机枪1挺,卡宾枪3支,短枪1支。
活捉匪县长李先华匪第十一纵队第十二支队司令兼匪隆安县长李先华,安置匪总头目雷哨空在下邓村山洞藏身后,自已则到另一个山洞隐匿。3月27日,剿匪部队搜山时发现李匪,即将他活捉归案。同日,古潭乡头福村民兵与剿匪部队搜山,也活捉了匪第十一纵队第十二支队副司令、匪隆安县副县长宋邦隆。
击毙匪首周竑匪第二十一纵队第三支队司令周竑,在大军压境全面剿匪时,窜至乔建乡福何村后左侧山洞潜伏,由其家属秘密接济。3月29日,福何村黎廷堂等4人带领部队搜山。在山洞里发现周竑后,剿匪部队喝令其缴械投降,但周顽固拒降,还开枪射击进剿的解放军。剿匪部队见机行事,即将周击毙于山中,并将其尸首拖出报案。
一日擒四毙二的全线胜利3月31日,廷罗村民兵马德俊、潘泽凯等7人,配合解放军六五五团特务连搜山,活捉匪第十七纵队司令韦高振及两个卫兵,击毙匪情报科长周廷干,活捉匪支队副官室主任周竞生;是日,解放乡陈黄村民兵于三渡智擒了匪首潘天中、林蔚华;同日,爱华村民兵在搜山追捕中击毙了匪第十一纵队第二支队司令农廷宝。取得一日擒四毙二的全线胜利。
至1951年4月底,隆安县基本肃清大小匪股,根除了匪患。从1950年12月至1951年6月,全县共剿灭土匪8008人,其中分队长以上的大小匪首1476人。在被清剿的土匪中,处决423人,击毙76人,自杀20人,病亡134人,逮捕关押477人,回村管制16人,自新受训5089人(内通匪、窝匪500人),教育释放1773人。缴获步枪3700支,短枪1880支,轻机枪17挺,炮弹22枚,手榴弹245个,子弹49636发,火药100公斤。缴获马20匹,牛121头,稻谷30248公斤,花生油250公斤,桐油4桶,衣服345件,被子257床,蚊帐94张,洋纱99股(码)又124支,布200米,衣车5架,黄金1.36两,银元23.4元。